《大圣归来》导演将拍《三体》,国产科幻片为什么就敢不认命?

  国产科幻到底行不行,看这一局了。
 
  对,新《三体》。
 
  不是孔二狗张番番那部传说要上映多年的张静初冯绍峰版,而是《大圣归来》导演+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制片人的新《三体》真人版。
《大圣归来》导演将拍《三体》,国产科幻片为什么就敢不认命?
  其实今年4月,光线就放出话来,要碰《三体》。
 
  结果,段奕宏、张鲁一、王子文的《三体》电视版先官宣了,继续等。
 
  到了6月,终于等到《西游记之大圣归来》的制作公司十月文化宣布,该公司获得真人版《三体》院线电影的承制工作,《大圣归来》导演田晓鹏将担任该片导演。
 
  光线总裁王长田发布了给内部员工的信,表示将调动一切资源支持《三体》。
 
  而是原光线传媒旗下彩条屋影业总裁易巧,正式出任十月文化总裁。易巧什么人物,根据《哪吒》导演饺子的说法,若非当年易巧一个电话,搞不好《哪吒》到现在还停留在导演的PPT里,国产动画再突破还得多等几年。
 
  但推动国产动画出圈的易巧田晓鹏,这次能双剑合璧,一同完成这出国产科幻史诗吗?
 
  很多人并不看好。因为国产《三体》电影版已经输过一次。早在2015年7月,游族影视就曾宣布电影版《三体》已完成拍摄,进入后期制作阶段,却至今了无音讯。
 
  哪怕整个团队换掉,不是续拍而是重启,网友依然担心改编会毁了原著。
 
  但,在我看来,先别担心质量,更别说什么爆不爆,先把《三体》电影拍出来,才是目前最大的问题。
 
  无他,《三体》电影版等了太久,网友都调侃应该早被三体人没收。但《三体》难产这11年,国产科幻片早已物换星移。
 
  以国产科幻现在的体量碰,真的是不自量力?
 
  我倒要说,是时候出了这口恶气!
 
  《三体》电影版为什么难产11年?
 
  《三体》,难产。
 
  自2006年开始在《科幻世界》杂志连载,《三体》问世已经超过了13年。
 
  热度下去了?在国内,到现在类似“三体人长啥样”等问题,依旧在百度、知乎等平台被持续关注。
 
  在日本,去年7月4日,刘慈欣《三体》第一部的日文版一经发售就引发抢购热潮,部分书店推出当天直接售罄,后来销量一路飙升,稳居日本亚马逊榜首。
 
  日本网友甚至设计了书中智子的人物形象。
 
  作为科幻迷的著名游戏设计师小岛秀夫,5月拿到《三体》日文版样稿时,一口气读完,怒赞:
 
  “无论从历史背景、科学逻辑还是文学素养上,《三体》都是独一无二的作品。”
 
  看起来,日子越久,《三体》越热,但,电影为什么出不来?
 
  早在2014年,游族就宣布:游族影业已获得科幻小说《三体》的改编权。
 
  这次在十月文化发布的公告中,也提及:“在游族影业、光线影业的大力支持下,十月文化获得了《三体》真人院线电影的承制工作”。
 
  也就是说,电影版权,应该还在游族手里。
 
  而故事的起点,却不是2014年,而是2009年。
 
  那年还无法预知日后《三体》璀璨命运的刘慈欣,以极低的价格将版权卖给了一家制作公司。据娱乐自媒体报道,这就是2015年《三体》电影的导演张番番。
 
  不过,张番番手中的版权仅有5年时间,没有拍出任何作品就会被收回。他找到了游族网络的高层孔二狗,双方一拍即合,游族当即拿下了《三体》的版权,张的条件是,必须由自己担任导演。
 
  2014年8月,游族影业成立,《三体》电影开拍前的发布会上,电影号称投资2亿,面对记者对张番番能力的质疑,他回应自己这些年一直在为《三体》电影做准备,不仅熟读原小说,也学习很多绿幕技术。
 
  但请注意,张番番口中的绿幕技术,在电影拍摄中只是最初级的特效技术。这番回应本身,就是为《三体》后来颠簸的命运埋下伏笔。
 
  同年电影版《三体》开始着手拍摄。由张番番执导,冯绍峰、张静初、吴刚唐嫣、杜淳、张翰等主演,编剧是张番番的太太宋春雨,预告视频一出,书迷已经感到很不对劲。
 
  但影片依旧在2015年3月18日开机,实拍部分在7月底前全部杀青。
 
  而就在电影杀青后一个月之后,《三体》荣获雨果奖,IP价值无可限量。
 
  然而,张番番和游族影业大概怎么也没想到,《三体》这一国产科幻史诗级IP后来却成了一个“烫手山芋”。
 
  电影定档于2016年7月,可直到6月,连预告片都不见踪影。
 
  随后有电影博主爆料电影“烂到渣”,根本不敢放预告片。随后,也有多家媒体爆料,张番番拍摄的镜头根本无法使用。当时传说的是《三体》片场中绿幕褶皱,对于许多行内人士来说,这等于是修都没法修。
 
  更进一步的传言是,《三体》出品方游族影业遭遇人事变动,《三体》制作团队解散,影片监制、游族影业CEO孔二狗离职,影片上映时间无限期推迟。当天下午,游族影业发布官方声明表示有关传言不实:
 
  表示《三体》推迟上映主要是在后期特效阶段需要细心打磨。孔二狗没有离开游族,只是由CEO转为执行董事。导演张番番拍摄的素材也不存在不能用的问题。
 
  2016年年底,孔二狗还在微博中表示《三体》电影正在后期中,一年内肯定能上。
 
  然而当年年底没有上,一直到2020年也没有上。
 
  事实是,之后再无《三体》电影的音讯。
 
  而张番番本人也再没拍过新作品,消失在了大众的视野中。
 
  2018年3月,英国《金融时报》曾援引投资人士的消息称,刘慈欣的《三体》电视剧IP改编权或将被亚马逊买下,并计划投入10亿美元开发三季剧集。
 
  对这一轰动的消息刘慈欣表示:并不知情。
 
  两年过去,这部传说中的亚马逊史诗巨作也没有开拍。
 
  回头看看,这场声势浩大的《三体》电影版的拍摄就像一个巨大的泡沫,在成立影视公司之前,游族网络主要提供手游和页游的开发,在影视领域毫无经验;导演张番番过往拍摄的多是小成本的悬疑恐怖片,作品在豆瓣上的评分很少高过5分。
 
  一个好莱坞顶级团队也会感到棘手的项目,以如此经验的团队操作,有可能成功吗?
 
  然而激动的从业者感到被一种昂扬的力量催逼,顶级的投资,顶级的IP,2015版《三体》的幻梦从一开始就达到高潮,然而最终成为一场延续11年的黑色喜剧。
 
  这一次,能改写剧情吗?
 
  为什么都不看好《三体》电影版?
 
  只能说,《三体》,注定是块硬骨头。
 
  2019年2月卡神电影《阿丽塔》来国内宣传时,导演詹姆斯卡梅隆和刘慈欣、《流浪地球》导演郭帆曾完成了一场巅峰对话。刘慈欣问卡梅隆:“如果中国科幻片继续发展下去,你想看到怎样的科幻片?”卡梅隆的回答不假思索:“《三体》”。
 
  刘慈欣有些不好意思地笑着说:“从我自己来说,我倒是希望拍一些比较容易的,至少是视觉上、故事上比较容易一些的。《三体》以我们目前的经验来说有一定困难。”
 
  卡梅隆也承认:“《三体》如果拍成电影,就要按照六部电影的体量去拍,才能拍出这部作品的深度和广度。
 
  《三体》为什么这么难拍?
 
  首先是因为原著太浩瀚。
 
  《三体》总共有三部,由《三体》、《三体Ⅱ·黑暗森林》、《三体Ⅲ·死神永生》组成,其中第一部经过刘宇昆翻译后获得了第73届雨果奖最佳长篇小说奖。
 
  整个系列讲述了地球人类文明和三体文明的信息交流、生死搏杀及两个文明在宇宙中的兴衰历程。既包含一场灭世之战,也聚焦了人类的反抗。而其中的黑暗森林法则,更是令人震撼无比。
 
  假设好莱坞要拍《三体》,应该对标的,也必须是《星球大战》《指环王》这些顶级大片,说中国能拍《三体》,谁敢信?
 
  更难的是,《三体》甚至比《星球大战》《指环王》更难拍。
 
  电影这一载体有着先天限制。2-3小时的时长,注定难以展现《三体》这样宏阔复杂的故事。更何况,刘慈欣的黑暗森林概念这类宏大的科幻构思,怎么拍?
 
  三是如果《三体》开拍,注定只能拍成硬科幻,可是近年“硬”科幻的日子并不好过。
 
  口碑不俗的《银翼杀手2049》1.5亿美元投资,全球票房2.59亿),《湮灭》未能全球大面积上映,只在Netflix全球播放;布拉德皮特领衔的《星际探索》投资1亿美元,全球票房1.2亿美元,巨星也难救亏损局面。
 
  此外,中国缺乏拍摄科幻类作品的经验,更没有好莱坞那样的电影工业体系。《流浪地球》之前,国内甚至没有一部撑得起的科幻作品
 
  一句话,书迷和影迷有一万个不看好《三体》电影版的理由。
 
  再拍《三体》不自量力?这11年国产科幻早已物换星移
 
  是的,到现在,依旧没有太多人看好新《三体》电影版。
 
  但,我们就不拍了吗?当然不可能。
 
  因为中国科幻在2000年左右重新起步,涌现出刘慈欣、王晋康、何夕(被誉为中国科幻三巨头)刘维佳、柳文杨、米一、潘海天、星河等科幻小说家群体,历经20年发展,国产科幻电影早已物换星移。
 
  的确没有任何一个人,可以像刘慈欣单枪匹马提升了中国科幻文学的高度一样,单枪匹马把中国科幻电影的水平提升到世界级,但,中国人真的注定拍不好科幻片?
 
  先来一部民间三体作品的一小段片段。
 
  这是太空电梯。镜头由近及远,从局部到整体,身后是灿烂的星河。
 
  三大舰队以木星作为主要基地。
 
  从氢氦海洋中获取核聚变燃料。
 
  这不是浩瀚的史诗气质?
 
  再看被视作原著视觉场面巅峰的“水滴放鞭炮”高潮场面。
 
  原著里,对「水滴」是这么描述的:探测器呈完美的水滴形状,头部浑圆,尾部很尖,表面是极其光滑的全反射镜面,银河系在它的表面映成一片流畅的光纹,使得这滴水银看上去简洁而唯美。
 
  动画给出的大特写,近乎完美复刻原著。而那场水滴击溃人类银河舰队的史诗大战,也令观众大呼过瘾。
 
  许多人应该看出来了——《我的三体之章北海传》。
 
  彻底的草台班子,2014年,网友「神游八方」出于对原著的热爱,开始在B站更新这部“画作崩坏”的同人动画。动画全程是用沙盒游戏Minecraft搭建起来的。
 
  在热心粉丝的赞助之下,第一季七拼八凑得以完结。然而就是这部要啥没啥的作品,出乎意料地得到严苛的三体粉一致认可,豆瓣评分9.5。
 
  2016年,闻到香味的游族公司找到了神游八方团队,将其收编。《我的三体》才有机会使用3D动画软件来制作。
 
  这些年成功的,只有三体动画版?别忘了,2015年还有一部14分钟短片《水滴》。
 
  由美国哥伦比亚大学建筑系在读研究生王壬导演和编剧。
 
  一镜到底的手法,彻底拍出了的水滴细微与宏大,恐怖与诗意。
 
  刘慈欣评论:“可以负责任地说,这就是我心目中的《三体》电影,如果能拍出这种意境,真的死也瞑目了。”
 
  这些作品成功了,就能证明影版也能成功吗?当然不能。
 
  那么如果我们拍出了自己的科幻大片呢?
 
  2019年1月20日,《流浪地球》第一次全国点映,现场邀请了近300名深度科幻迷。电影放映结束,掌声雷动。刘慈欣上台,激动无比,“《流浪地球》票房即便只有十块钱,也是巨大的成功。”
 
  《流浪地球》最终国内票房,46亿。
 
  同在那个春节档,刘慈欣另一部小说改编的宁浩导演的《疯狂的外星人》,票房破14亿。
 
  一部是规模宏大的视效大片,一部是借科幻写现实的喜剧,口碑有高低,但最起码足以证明,国产科幻片,能卖钱了。
 
  而中国电影赚到的,何止是钱,而是当这部作品克服了众多人、财、物、景等各方面所谓业内认为不可能完成的难题。给中国科幻电影带来的,是一种新的可能性。
 
  但这样就够了吗?
 
  还记得饺子导演如何评价“国漫崛起”?
 
  尽管《哪吒之魔童降世》大爆,但他依然认为:“哪吒”是很好的案例,但也是特例。
 
  再看郭帆说的,“科幻元年不是一部电影出现的结果,要有一部又一部科幻片的出现,并且确立这个原型,科幻元年才有意义。”
 
  的确,那些在2015年科幻热潮兴起时开拍的大片,或多或少在开发上遇到了难题。影评人张小北转行导演执导的《拓星者》,迟迟未见公映。
 
  古天乐斥3亿巨资出品,港产的《明日战纪》,依然在等待上映。
 
  说白了,《流浪地球》给中国科幻电影本土化会带来更多的可能性,但,也只是可能,绝不是盖棺定论。
 
  否则,就不会有《上海堡垒》关上的那道门。
 
  能说滕华涛导演不努力吗?这是国产科幻片第一次拍到人与虚拟外星人互动、对抗的场景。
 
  大到上海大炮打外星人母舰,小到指挥中心与捕食者贴身肉搏,有些视觉场景,也真的拍出十足震撼力。
 
  然而电影还是惨败。
 
  那么当《三体》重来,当然必须面对一个拷问:又一部《流浪地球》,还是又一部《上海堡垒》?
 
  《大圣归来》+《哪吒》,国产科幻是时候扬眉吐气
 
  至少这一次,光线是来真的。
 
  早在年初片单中,就能看到其在《三体》项目前注了个“新”字,显而易见,整个项目从立项开始,就是要彻底抛弃旧版本,放弃之前的投资,重装上阵。
 
  导演田晓鹏的十月文化,当然是中国电影冉冉上升的新星,未来该公司的电影项目还包括《深海》《大圣闹天宫》等。而光线为它配的新统帅,又是一手参与打造出《哪吒》的易巧。
 
  对此,《龙之谷》《精灵王座》导演宋岳峰表示“田晓鹏导演做事仔细专业,又站在巨人的肩膀上,没有道理不好!毕竟皮克斯导演都拍《碟中谍4》呢!”
 
  真的易如反掌?当然未必。
 
  事实就是,中国电影和观众根本没做好迎接一个硬科幻史诗系列大片的准备,《流浪地球》之所以成功,是因为导演郭帆背负着“地球”完成了一场巧妙的嫁接,将硬科幻大片加入了家的内核,变成了中国观众能接受的样子。
 
  《三体》呢,无论是登峰造极的特效制作,还是宏大魅丽的世界观,已经对主创构成极限挑战,但更难的,绝对依然是——讲一个好故事。
 
  完成了西游记故事颠覆的田晓鹏,能完成这个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吗?
 
  一切都是未知的。
 
  但,你可能记得《流浪地球》里说的——“无论最终结果将人类历史导向何处,我们选择希望。”
 
  国产科幻电影,何尝不是。
 
  没有错,我们可以将《三体》无限封存,就像故事中的人们,将人类命运交给未来。
 
  但谁能确定,哪个时刻,是中国电影拍摄《三体》最佳的未来?
 
  答案是:没有。但如果没有开始,又如何会有故事的继续。
 
  对于《三体》电影,注定有人期待,有人赞美,更有人质疑。
 
  但最重要的,是不能扼杀了这份勇气。
 
  国产科幻未来的可能性,永远需要现在来闯出轮廓。
 
  有人会问,为什么是《三体》?我的反问是:为什么不能是《三体》?
 
  正因为《三体》对于中国科幻无法取代,这意味着一场冒险,但这场冒险激发的不仅是冒险的结果本身,更是许多创新和创造的源头。不要轻易扼杀中国科幻电影的无限可能。
 
  因为所有的科幻本身,不就是带着冒险与浪漫的。
 
  郭帆曾说:很多部《三体》,才能够撑起中国科幻的黄金时代。
 
  那么对于中国科幻电影来说,同样需要一部《三体》电影。
 
  但这不代表说,我认同游族刚刚签下《三体》版权时,当时的游族影业CEO孔二狗说的:“中国几十年、上百年出来的这么一部伟大的科幻小说,一定要中国人自己来拍,要毁也要毁到我们中国人手里。”
 
  因为好的科幻故事,在意的其实不是一时一地的输赢,更不是自毁经典的玉石俱焚,而是永远保持向茫茫星空发问。
 
  《三体》电影真正的意义,在于证明国产科幻的可行性。
 
  这注定是一个关于野心的故事。在乐观情绪弥漫中,2015年的那场冒进,因为先天不足的团队,尚未够格的工业体系,以及制作方的重重失误,最终滑向失控,但科幻故事最伟大之处就在于:始终可以重新开始。
 
  《大圣归来》导演拍《三体》,能成吗?国产动画最强力量,带得动国产科幻吗?未来悬而未决,希望在明灭之间。
 
  但一部国产科幻史诗大片的跌宕史,映照出中国电影的鲁莽与躁动,也映照出另一种在无数科幻大片中令主角绝地逢生的力量,那就是:不认命。
 
  谁能忘记,《三体》里章北海与父亲最后的对话——“北海,我只能告诉你那以前要多想”,那么国产科幻电影崛起之前,要多想,要多想。
QQ在线咨询